奈沂

一只腐腐的好勾搭的兔子久玉,非常杂食,几乎什么都吃
中考,弧段时间

请求

本身能坚持用lof就是因为它对所有作品都能以一个公平的平台
这种榜单的设立很容易形成强烈的两极分化
当然一个作品能被多人喜欢是有原因的
但也有很多作品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而且更新使用的排版真的不舒服

木以千肖:

我附议!!!新版真的太难用了,而且默认最热太过分了吧?
还有那个参差不齐真的逼死强迫症好吧?


陌陌今天不在家:



lof更新以后丑的不行又浪费感情。
我手滑更新以后又找了旧版本装了回去。
麻烦改回去,不然真的要被逼走了。
拟南芥: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侠明)当方思明捡到一只小和尚

嗷嗷嗷小和尚真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大概是……养成系???
人物是楚留香的,ooc是我的

1.

今天,江南阳光正好,刚巧是适宜的好天气,而在某个不知名的草丛里,方思明遇到了一个小和尚

准确来说

是捡

那小家伙蜷缩成一小团躺在草丛里,身上还沾着昨夜落下的雨水,双手死死握着禅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唇瓣微微颤抖着

整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看着这小家伙的凄惨模样,方思明不由的愣住了神

他一时间,瞧见了一个男孩的身影,孤独的悲寂的,在黑夜里独自颤抖

无人救赎

拨开草丛的那只手,金甲在微微颤抖

2.

等方思明回过神时,他已经抱着小孩走回了客栈,进了房间

他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小家伙,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不免扶了扶额,面露纠结之色

虽说怎么看都是个麻烦,可既已捡回来了,自然也没有丢出去的道理了

更何况,若是要扔,他心里也是不忍心的,虽说他定是不会承认了

于是他揉了揉眉心,取下了指尖金甲,走到床榻边

躺在床榻上的人儿,依旧是蜷缩成了一小团,双眉微微皱着,鼻尖红红的,不时发出些轻微的声响,不过若是不走的这般近,也是难以发现的

方思明先是替小人运了运功,舒缓了下经脉,暂且治了治伤,所幸他伤并不很严重,很快便愈合了五六分,瞧着他面色逐渐缓和,才把他扶坐起来,再吩咐小二置办套素衣,替小家伙换了衣服

幸来他虽是那劳什的少阁主,照顾人的能力还是有那七八分的,没多久小孩便安然的沉沉睡去了

一副毫无心机的单纯模样

方思明看着他,叹了口气

3.

第二天,卯时,天且微凉,方思明便醒了

一来是多年习惯使然,二来是不惯于与他人同眠,虽心知是一无害小儿,睡梦中也实在难以安稳

更何况,还想起了一些不算太愉快的经历

于是他起身整弄了一番,此番过去,天依旧还是太早,小二什么多半是没起的,因此他便倒了杯凉水,坐着看起书来

书并非什么高档的武林秘籍,看的人也不如以往专心

于是看着看着,他的思绪便不由得飘远了

以至于床榻上的小人坐起了身也没发觉,直至身后传来一句软软轻轻的一声哥哥,他才猛的回过神来,转头看了过去

小人已不是初见时的虚弱模样,睡了一觉后脸色也已微微红润,虽还尚未完全恢复,但显然已经无碍了

他看向方思明,歪了歪头,眼里有些疑惑

“哥哥?”

4.

小和尚醒时是懵的

陌生的房间,床榻,被子,和那坐在一边的人,他甚至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天花板躺了一会,才捋清楚思绪

他依稀记得之前在半路上遇了些事,自己一时不慎受了些伤,本想去医馆来着的,半路上却没撑住,晕了过去,现在看来,应是被那黑袍人救了

他转过头,看向那个坐着看书的人,那人是背对在他的,只能看见黑色的长袍,虽是这般,也依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男子的身形,于是他坐了起来,张嘴喊道

“哥哥。”

那人似是愣了下,才缓缓的的转过身来,兜帽遮住了半边脸,雪般的白发垂至肩部,金瞳望向他,闪过一瞬的迷茫

这回轮到他愣住了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开始对自己的判断出现了质疑

因为这人实在太好看了,比他在寺里见过的所有女香客都好看,比他听过所有的故事而臆想出的仙女都要美上两分,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他涉世尚浅,见过女子本就少,貌美的更是没有几个,而眼前这人又是真真的好看

这便是故事中所说的世间绝色罢

他想

于是他歪头,又喊了句

“哥哥?”

5.

这话里,半分疑半分喊,但方思明似是并未听出,不过,便是他听出了,也并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句哥哥上

这还是第一回

他曾被辱骂成怪物

也曾被尊称为少主

纵观他这半生荣辱,曾有无数人的声音,无数人的掐媚奉承,这般喊他哥哥,只有这一人

不知该说他初出茅庐勇敢可敬,还是该讽他胆大包天毫无眼界

但方思明也承认,这感觉,不赖

“你倒是胆大,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便敢出声喊来,不怕我杀了你?”

于是他冷着脸,这般说道

6.

小和尚歪着头,对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笑了

“可是不是哥哥救了我吗?那哥哥定是好人了,我自然是不怕的。”

“我要是想害你呢?你不怕?”

“不怕。”

“傻。”

听完这一句,小和尚原本笑嘻嘻的小脸蛋立马就垮了,珉这嘴瞧着他,一副委屈至极难过不已的模样

“怎么哥哥你也同寺里的师兄一般说我傻……”

“呵”

方思明眯了眯眼,轻笑一声,没再说话

但小和尚硬是看出了‘谁让你傻呢’的嘲讽意味来

气得想扔禅杖但是是恩人打不得而且貌似打不过怎么办

在线等,快急死了

7.

然后最后小和尚只能气呼呼的抱着自己生气了,不过小孩子嘛,总是生气的快,消气的也快,没一会就蹦蹦跳跳的从床上跑了下来,凑到了方思明边上

“哥哥哥哥,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呢。”

“你叫什么啊?”

方思明低下头,小和尚正仰着脸看他,下巴抵在他的腿上,嘴角上翘成笑的弧线,眼睛一眨一眨的,闪着星光

“哥哥?”

他愣了愣,唇瓣抿成一条线,眼里似是闪过一丝笑意,却看不真切,不知是真是假

大抵,是真的吧

小和尚想

然后他听见头顶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

“方思明。”

他重重的点点头,下巴磕到了人的腿,也不在意,只是仰着脸,喊道

“思明哥哥!”

“嗯。”

他这么应着

8.

“你的伤怎么样?”

被他这么一闹,方思明也没了看书的心情,突地想到虽然小孩看着已无事但那伤昨日是未治好的,再者小孩身体自然也不能同他这般人比较,于是他便合了书,低着头问道

小和尚眨巴眨巴眼睛

“嗯……嗯?”

看着他这幅傻呆呆的模样便知道他根本没注意过,方思明轻皱了下眉头,未戴金甲的手一把抓住小孩的手腕,细细探寻起来,不过片刻,小人便嗷嗷的叫了起来

“疼疼疼疼…疼!!哥哥!思明哥哥!!别弄了别弄了!!”

小和尚一边叫着一边抓住他的手,没有用力,抬着头看着他,眼眶里挂着泪,脸上满是委屈

他松了手,迟疑了一下,摸了摸小孩的头,站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走了。”

小孩这倒是听话的很,三两下就摸了眼泪,只是鼻尖还红红的,跑到他身边,握着了他的手,抬着头对他笑,仿佛刚刚到喊疼都是假的一般

“哥哥哥哥,咱们去哪啊?”

方思明看着他这幅毫无防备的模样,有了片刻的愣神

扬起的脸,弯起的嘴角勾出两个酒窝,黑色的眼睛看着他,满是少年的纯真,抓着他手指的手,传来来自小孩偏高的体温

毫无防备,满心信任

真是,太令人讨厌了

“下去吃饭,然后去医馆,治伤。”

tbc.

————————————————————
本兔的碎碎念:
虽然是侠明但果然小孩子比较难凸显呢……
一两个月前的脑洞了,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写完,重新开写还是有些卡壳
于是本来想一鼓作气写完一发完的愿望落空了

“轮到我了吗?”

“是的,轮到你了”




事后(误)小剧场:
“杰克!你又给奈布那小子放水!!”
“嘿,要知道今天可是520,我怎么说也得给他个面子不是吗?”(笑)

——————————————
本兔的碎碎念:
520不干点什么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呢
赶得匆忙,画的粗糙,将就着看吧
520快乐!

看完复联三以后的一点感想

内含剧透
cp向
个人观点强烈

看完复联三以后,走出电影院整个人都是飘的,就好像人已经离开,可灵魂还在那场抗争中

(首先是基吹的单独表演时间,注:后面又重新改了一下)
我看到了一个不再背叛的Loki,可我从来没有那么迫切的希望,希望Loki不要变出那把小刀,希望Loki再一次站到对立面去
大概灭霸不会给他机会,毕竟他从来都不值得相信
这是原因
然后后面看到锤哥说,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我突然觉得,当时的Loki,大概也有这样一个心情吧,因为他终究失去了一切,唯一剩下的哥哥危在旦夕,说到底,他一直都不是什么有远大抱负的人,他有心计,有谋略,有能力,但他其实一直以来想做的,只是证明自己而已,可最后连能看他证明自己的人都没有了
所以他选择放手一搏,会失败,但是无所谓了

他用死亡,送了Thor最后一份礼物

好的基吹发挥完毕

我无法忘却,Loki简述自己时看向Thor的那一眼,以及Thor抱着他时的愤怒,无措与绝望

我无法忘却,卡魔拉对彼特说出的一定要杀了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发誓,以及彼特的崩溃

我无法忘记,班纳再度见到娜塔莎时的不知所措,尴尬以及欣喜

我无法忘却,队长与巴基相视一笑的拥抱,和巴基消失前的无措,队长的迷茫,以及那声“Steve”

我无法忘却,Wanda毁灭宝石时眼中的绝望,以及幻视最终熄灭的昏暗

我无法忘却,Groot消失之际火箭的颤抖,以及湿润的眼眶,再次体会的痛苦,那将更加撕心裂肺

我无法忘却,小虫最后一刻紧紧拥抱着Stark时的慌乱,害怕,依赖,以及他所说的“我不想死”

其实谁都不想死,我们只是都有着必死的决心而已

他们就像一个最好的时代,缺一不可

他们是我心中永恒的英雄

因此我难以忘却

因此我无法忘却

一些单独的话:
灭霸,就像是怀揣恐怖力量的天真小孩,他的心里或许有着对未来的美好设想,有一个静看日出的愿望,可他却选择了最为激进的方式,而泰坦星的覆灭加强了他内心是肯定
可他却从没在意过,那些人们是否愿意呢,谁会愿意自己的亲人朋友亦或者自己就那么死去,那所有美好的记忆都灰飞烟灭呢
我从来都相信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一个人成为坏人,那都是有一定的原因的,灭霸的确表现出了他所拥有的良知,但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坏事就是坏事,他的理由无法成为原谅他的理由
(该骂的还是得骂)

【泊秦淮】我记得

糖……糖吧
这大概听我永远记得脑海里浮现的画面
他们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当风吹过街道,初春的阳光透过黄绿相交着的叶子的缝隙,一点点洒落在青石板上

风穿过街道,穿过屋檐,绕进了人家,一下一下,低低的,那是木摇椅的响声,坐在摇椅上的人,他的头发又长长了,发丝垂到了耳边,透着些银白,他微微低了些头,嘴角浅浅的勾着笑

一片落叶随着风飘了进来,正巧落在他放在腿上的书面上,他缓缓拿起那片叶子,那是片枯黄的叶子,轻轻一折,还有轻轻的响声,那是在去年冬季尚未落下的叶子,在风雪中历过了一冬,终于在新叶初长时了却了一生宿命,安然的落了

他瞧着这片落叶,眉眼一弯,眼角的纹折在了一起,他笑着说道

“春天了啊。”

他半坐了起来,打开了膝上的书的硬皮封面,把枯黄的落叶放在里面,凝视几秒,似是愣了下,随后又笑了起来

“有些不合时宜啊。”

可他还是合上了书,再度躺了下去

和煦的阳光带着股暖意,照的人都懒洋洋的,加上春困,人都难免困乏,更不用说现在的他了

“老啦……”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半闭上了眼

在困倦与茫然的交织下,透过轻微颤抖的眼睫毛,他似乎瞧见了点点星光

熠熠生辉

那似是一双黑色的眼眸,没有银河在流淌,却闪着他人所没有的光亮,就像是夜空中的一点星光,小小的,却无比耀眼

他是认识那双眼的

他看见了蓬松的黑色发丝垂至眼睑

他看见一只手伸了过来

他看见那个人的嘴唇上下张合着

“老韩啊。”

于是他伸出手,握住了虚空

“诶。”

[多年之后 我们老了也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 生命中有你这一刻]

他的眼睑一下一下颤抖着,却终是没有彻底睁开,他怕这一切又像这春风一样,转瞬即逝

于是他握紧了那只手,唇瓣珉出了一抹笑来

那个人也笑了,眨了眨眼,眼眸里闪烁着点点星光,俯下身,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听见轻却熟悉的话语,那在他的前半生里曾出现过无数次,因而他时至今日也未曾忘却

不,不能这么说

他不仅是未曾忘却,他是深深铭记着的

“我爱你。”

于是他下意识的便答了

“嗯。”

最终一切隐入了黑暗,最终春风都已消散,最终落叶都已沉下,他松开了手,垂到了书上,他歪了头,一滴泪从眼角的皱纹里滑落,隐入了发丝

而他是笑着的

[直到音乐都 停下了]
[直到眼泪都 微笑了]
[直到我成为夜空 最亮的一颗]

[我永远记得 你说的爱我]

——————————————————
本兔的碎碎念:
这大抵就是我所憧憬的爱情的模样吧
他们真好啊……
可我写的不好……
感觉写着写着又写成妄想症了

阿西吧他也太可爱了吧
学炮仗精真的好可爱
还有说他笑起来很傻很可爱的时候的瞬间冷漠
以及扶额
和虽然不在却频频躺枪的鬼宝宝
啊今天也依旧爱他

【人杰鬼雄】糖纸与糖

什么向看标题,依旧瞎写
他们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我求你们评论了真的


一颗美味的,甜美的糖,要怎么在众多的糖里脱颖而出呢?
我想答案应该是拥有一张美丽的糖纸

如果把小鬼比做这样一颗糖
那么朱星杰就绝对是他的糖纸

他细心的指导着他,帮助着他,带领着他,引领他慢慢成为一颗完美的糖,引领他从幼稚的小孩一步步走向成熟,变成现在人们面前的real man

他是自豪的

他也是害怕的

他害怕当小鬼逐渐改变,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夺目,他会像人们手中的糖纸一样,被随手丢弃,被遗忘在风里

他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他想和他走下去

“baby如果你是五彩的糖”
“那我是你的糖纸”

很甜,也很心酸

朱星杰在写完了这一句的时候想

“哟杰哥,你写的怎么样了?”

身边咬着笔的小孩突然转过头,看向他手中的纸

“可以啊,很甜嘛。”

他一把将小鬼的脑袋推回去

“去去去,看什么看,你词写完了?”

于是小孩听话的转过头,拿起笔开了音乐,跟着音乐,一下进了状态,又变成了那个成熟的,稳重的,认真的小鬼

朱星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的小孩长大了,他很自豪
他的小孩成熟了,他很自豪
他的小孩可以独当一面了,他很自豪

他怕他的小孩不再是他的小孩了

“诶杰哥我觉得这个地方如果这么弄可能会更好,你觉得呢?”

朱星杰看着小鬼拿笔指着词谱,一本正经对他示范,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的是严肃和些许未褪的稚气,上挑的眼眶中,透着思考,认真,和专注,双眉微微皱了些,眉间可瞧见皱起的痕

依旧是他喜欢的样子

“我觉得可以,来,咱再试一遍”

他想了想,然后用笔点了点纸,这样说道

“你把这里调一下,然后再试一遍,会不会更好。”

“这样?”

“对。”

“行嘞那就这么定了!我再把整个唱一遍试试。”

小孩扬扬手中的纸,叼着笔笑着对他说道,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瞳,摸不清里面的情绪

朱星杰笑了,嘴角珉着浅浅的微笑,像晨曦的微光

至少他不用看,就懂了

后来有人问他
如果你要了那个c位,会怎么样?

他笑着,没有回答

对啊,会怎么样呢?

会有更高的票数,有更多的把握,更高的位子
说不沮丧当然是假的

但是这些

比不过那个人冲向他时的拥抱,比不过那个人认真后的笑容

比不过那声“杰哥”

比不过他满心的爱

——————————————————————
本兔的碎碎念:
第六期我简直高血糖,啊!
上回写的太费心这回实在是功力耗尽了,你们就随便吃下吧,我去恢复一下元气
嗯……说起来还是蛮心疼杰哥的,虽然多多少少有预料到
最后,我来应群主要求宣个群

欢迎加入人杰鬼雄女孩绝不认输,群聊号码:602572772

【人杰鬼雄】我在等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算糖算刀
他们是对方的,ooc说我的
第一人称,我为自设

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至少对我来说是的,遭了劫路的不说,还好巧不巧遇上了追杀的仇家,不得已只得一路躲进了山里头,跌跌撞撞的到了间破庙,也顾不得有没有人追上来,当即便喘着气坐了下来

“喂,姑娘你一个人在这干啥呢?”

我有些愕然地抬了头,朝着声源寻去,只见一少年立在我面前,一袭红衣可谓是张扬的不得了,长发扎了几个辫子,随意的绑在脑后,彰显其主人的随意性子,一柄长刀随性的放在肩上,修长的手指抓着刀柄,瞧着我的眼睛透着股戏谑,左眉上挑,嘴角勾笑,笑嘻嘻的,似是看我没反应,语气中又带了些不耐

“嘿,问你呢,你好歹答一句不是?”

“我被人追杀了,躲着呢。”

我抬眸望他,淡淡的说了句

他应是笑了一声,手腕提了提,把刀拿了下来,卡进了残败的青石砖里,刀柄上的红带子张扬的飘扬了几下

“你说外面那几个看起来就贼眉鼠眼居心不轨的家伙啊,我早干掉了。”

我惊讶的看向他,那几个虽不算是高手,但也绝非可轻易解决之辈,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狼狈。这时我才细细打量起他来,才发现他红衣上点点滴滴的黑红色血污,和长刀上流下的鲜血

他看着我,张扬的眉眼透着明显的骄傲,像他的长发一般,满是傲气

我撑了下自己,站了起来,下意识比了一下,他比我高差不多半个头,以至于我看他的时候,还得微微仰头

“你是谁?还有,谢谢。”

我冷着脸,这样问道

他似是愣了下,然后又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来

“不用谢,我只是随手罢了,我叫王琳凯,叫我小鬼也行。”

“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我左右看了下,残败的小庙,摇晃的房梁,已经看不出原本面貌的神像,总之……一言难尽,我再次看向他,眼神透着疑惑

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抿了抿嘴,从喉咙里发出笑声来

“哈哈哈是我说错了,不是这里啦,是上面那个。”

他顺势向上指去,沿着在葱茏林间隐约可见的山路,有一座高堂庙宇立在山顶林间,看起来也是年久之物,但与身边这地相比,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我就是在那里遇到杰哥的。”

他看向那座庙宇,嘴角勾起和眉间的笑意逐渐扩大,黑色的眼瞳熠熠生辉,甚至有一瞬间,让我产生了一种连星辰都在此闪烁的感觉

在他说出“杰哥”的时候

我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猛的转过头来,一副突然想到什么都模样,拔起刀别到腰间

“喂我说你想不想听个故事?我跟你说,要是你陪我上去一趟,我就把你护送到山下去,你说好不好?”

我看着他兴致勃勃的表情,猛的笑出了声,这算哪门子的自说自话啦,不过心下斟酌几下,似乎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交易呢

而且,他似乎很寂寞

“好啊。”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走走走!”

他咧开嘴,眼睛都眯了起来,抬腿便向外走,似是下意识的来抓我的手,随后愣在了半空,最后收了回去

“抱歉啊,我习惯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有些尴尬的笑了两下

“走吧。”

这间破庙虽说是残败不堪,但这山上的确是葱郁的,因而山路也是有些崎岖,不过看起来像是被走过数次的模样,倒不容易走岔

走着走着,红衣随风吹扬了几下,他望着前方,不知怎的就说了起来

“那是几年前了吧,我整日闹腾的,也不知道收敛,不知怎的就招惹了人,嗯……大约就像你这般,不过没有你这么狼狈,这山我从小玩到大,熟的不得了。”

“但我一路跑到山顶 到底也没能甩掉那帮混蛋,还是有几个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

“是杰哥解决了他们。”

“他穿着件黑衣,衬的他格外的白,拿着把长剑,几下便把那几个人解决了,我当时就想,这世间哪来这么帅又好看的人。”

他瞧着前方,眼底满是憧憬,诚挚又单纯,以至于一眼就能看破

但那又似乎不只是憧憬,似乎还惨杂着别的情感,复杂却又简单

“他收了剑,血滴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转过身看向我,抿着唇,眉眼间透着冷意,脸上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嗯……怎么说好呢,总之就是贼白贼好看,他看着我,黑色的瞳看着我,仿佛闪着星光。”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拔腿就向他走去,但还没等我走到他面前,他突地就消失了。”

“你明白我意思不,就是你啥都不知道,一下子人就没了,完全看不出来为啥的那种,能明白不?”

他转头看向我,我虽是有些迷茫,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行,我继续说了啊,我当时还愣在原地呢,就猛得被拍了下肩,我的妈呀,那把我给吓的,三魂六魄都给我吓去一半。”

“然后我一转头,他就站在我后面,嘴角勾着淡淡的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我吓傻的样子,他噗的就笑出了声,那一瞬间,他脸上的冷意全消失,就是……就是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嗯……总之我那吓没了一半的三魂六魄都给招了回来。”

“他就那么笑着,对我说。”

“那边的小鬼,你好,我叫朱星杰。”

他微微弯眉,珉嘴勾唇,眼眸间溢满了笑意,做出了另一副表情,甚至有一瞬,我竟朦胧的瞧见了另一个影子,只怕是错觉罢

“我当时直接就愣了,结结巴巴的说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想想可真是丢人。”

言罢,他还做出了一副嫌弃模样,嘟起嘴吐了口气

“然后他笑的更开心了,我就那么愣在原地,傻里傻气地也跟着笑了起来,真的,蠢得难以直视了都,总之就这样莫名其妙就聊了起来,为什么来者?嗯……我记得杰哥说……这叫……嗯对,投缘!”

“说真的,我觉得我俩那样,根本不是投缘能形容的,我们几乎什么都能聊上,你知道吧,就有一种‘我前半辈子怎么少了个你呢?’的感觉,那个什么词来着?唔……”

“相见恨晚?”

“对对对对,就是这个,行你听我继续说啊。”

“之前我不是说他很神奇的消失了嘛,然后后来……嗯…我也不太记得聊到哪了,总之我就是问了一句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记得他当时轻轻笑了一下,对我说”

“你想不想跟我学本事?”

“你要是哪天赢了我,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我看到他抿唇浅笑,浑身散发着温柔与傲气,那种感觉,与他自己的傲气是不同的,他是张扬的,肆意的,但这是一种,既不能说是内敛也不能说是外扬,你可以又可以明确的感觉到的,它和浅浅的温柔和独有的自信混杂在一起,就那样展现在你面前

那一刻,我明明确确的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甚至有一刹那,我看见了另一个人的面容,不清晰,又的确有那样一个轮廓在,或许只差一点,我就能实实在在的看到那个人。

“他一定很重要。”

我猛的出了声,他这才回了神,转过头看向我,浅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又转了回去,指着前面说

“到了。”

这不算是多华丽的庙宇,但也并不简陋,想来从前也是香火不断之地,因而现在仍透着大气,他站在那里,凝视着那座庙宇,他的眼神,仿佛穿过了高墙红瓦,到了不可测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许是那次相遇,那回记忆,那片星空

那个人

他把手放到刀柄上,紧紧握住,手指微微颤抖

“我曾经问过杰哥一个问题,我问他,他喜不喜欢我。”

“他给了我一样的回答,”

“所以我在这里等着,”

“等我的那个答案。”

他低下头,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叫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最后他抬起头,咧开嘴,转过身

“走吧,我送你下山。”

“好。”

下山的路似乎好走很多,他虽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他杰哥的好,可很快,就到了山脚,他把我送到一家客栈前,笑着对我挥了挥手,转身便要走

我喊住了他

“喂,你真的要一直等下去吗?”

“那当然。”

“你知道……”

“嗯,我知道。”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浪迹天涯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将我忘了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不在了

可我不后悔

他没有再说话,可他的笑容,他的傲气,他的背影,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他不曾后悔

而自始至终,他不曾问过我的名字

“我在等一个人”
“他欠我两个答案”
“所以我在这里等着他”
“等他告诉我答案”
    我等不到了

————————END————————
本兔的碎碎念:
我总算突破自己的字数限制了
将近三千字,可喜可贺啊
话说为什么……看我文的小可爱……都不喜欢评论呢???

【人杰鬼雄】喜欢

甜向
瞎几把写
他们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朱星杰喜欢小鬼

朱星杰喜欢小鬼的眼睛,那双乌黑的,泛着点光亮的,会微微咪起,透着股笑意的眼睛,瞳中会印着他冷白的面容,眼型是微微上挑的,会看着他,然后弯下去,渐渐的只留了一条缝,终是溢满了欣喜

朱星杰喜欢小鬼的嘴巴,无意识的微微张开,还会略微凸起些许,然后会伸出舌尖舔舐因干涩导致的裂口,不一会,唇瓣会变得湿润,裂口也慢慢随之不见,小鬼转过头看向他,咧开嘴,成为一个上扬的弧度,露出两排牙,两边尖尖的小虎牙为他增添了些稚气,他的下巴动了动,从喉间发出自带立体声效的声音

“杰哥。”
“诶。”
“咳……咳咳”
“还没好啊,不省心的瓜娃子。”

朱星杰起身,给感冒没好的小孩倒了杯水,水是烧开没多久的热水,从杯子里冒出白色的热气,朱星杰拿起杯子,递给面色苍白的小孩

“先捂会,有点烫。”
“诶好嘞”

小鬼双手拿着杯子,做出一副被烫着了的可怜模样,可怜兮兮的看向朱星杰,朱星杰无奈的轻叹了口气,伸出细白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小孩的额头
“诶呦,杰哥~”
小鬼似是疼的闭了一只眼,看着他杰哥珉着嘴垂眼看他的冷冽模样,小心翼翼的咧开嘴,露出带着些讨好意味的笑,低低的软软的便出了声,他这一喊,朱星杰顿时便没了办法,装出副恶狠狠的样子,拍了下他弟弟的头
“别闹。”

王琳凯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头,修长的手指遮住大半个额头,五指微曲,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
朱星杰微微眯眼,不露痕迹的舔了下干涩的唇角

朱星杰喜欢小鬼的手,那双细白修长的手,一节节的显出骨节,好看的不得了,修长的手指,总是灵活的摆动着,触碰着各种东西,彰显着小孩活泼好动的性格。在紧张时会下意识抓住他的手,拥抱时会抓着他的肩膀和背脊

杯子里冒出的热气逐渐的少了些,杯壁的温度也下去了,不再那么烫手,王琳凯拿起杯子,微微仰头,把水倒进难受的咽喉,喉结顺势上下滚动,朱星杰不由的跟着咽了口口水,垂了垂眼睑,坐了下来

朱星杰喜欢小鬼的喉结,在长长的脖颈上明显的凸起,当小鬼拉开衣服的领子时,它自然的上下滚动,透着股无可否认的性感,会让朱星杰产生一种咬上去的欲望

朱星杰深吸一口气,移开了眼睛,瞥向了另一边
不可以

“哥。”
小鬼把空了的杯子放到一边,手撑在床沿,咬了咬下唇,低声喊道
朱星杰下意识地转了头,看向他
小孩的眼角和眉尾垂着,嘴角也是微微下扬的,原本脸上的表情现下皆是消失去了,头是微微低垂着的,浑身透着悲伤的气息,颤动的眼睑让眼睫毛都一根根分明起来
“你说我会不会……”
朱星杰几乎是在一瞬间捂住了他的嘴,抱住了微颤着的小孩

究竟什么是真实?
金钱?
地位?
名气?
朱星杰不知道
但对此刻的朱星杰来说,此刻在怀里颤抖着展现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的王琳凯
就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真实

朱星杰喜欢王琳凯

————————————————————
本兔的碎碎念:
没错我又双叒爬墙了【沉思】
我大概就是新年依旧不想动笔的咸鱼
哦对了🎉新年好੯ੁ‧̀͡u\🎉

【华武】命中注定

甜向

有些事,就是命中注定
比如,我爱你

1.
今日武当在山下晃了许久,却是没什么事,即是闲来无事,寻思着上山揽个课业做做也不错,武当点点头,脚尖轻点几下,踏着仙鹤便上了山

2.
武当踏着仙鹤稳稳落到楼梯下面,理了理衣袖便朝着黄乐师兄那走去,心里默默盘算着今日做哪个难度的课业好
却不料才刚登到斜坡顶,面前便猛的摔下一人,以平地摔的方式,落到了他的脚尖前

3.
武当微微一愣,看着自己悬着的右脚,微微皱眉
这到是下去也不行,不下去又不好的尴尬处境了
他思考片刻还是收了回去

4.
那人就瘫倒在他面前,半举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这不由让武当想起
在山下被小女孩碰瓷的恐惧
正当他打算眼一闭心一横的时候,脚尖前的人却颤巍巍地出了声

4.
“救命……”

5.
还好还好,不是碰瓷
武当拍了拍自己,松了口气
他定了定神,这次仔细大量起眼前的人

6.
呦这不是欠我们武当一堆钱连闲趣都要抢我们穷的一身正气的混蛋华山的弟子嘛
怎么,华山混不下去了来我们武当投胎?

7.
虽说他心里是无限嘲讽没错,但到底还是俯下身把人扶坐了起来,给他运起了功
嗯,因为他死了就还不了钱了
武当一面这般说服这自己,一面细细端详起人来
半坐的人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秒就又要倒下去似的,面色惨白,双手微微颤抖着,双眼也是颤着睁开了半个,身上似是还有些淤青
实在是惨

8.
眼瞧着剑客气息逐渐平稳,面色也终是回了血,看着眼前头戴发冠,白衣无尘的人,嬉皮笑脸的便出了声
“嘿嘿,谢谢道长啦。”
倒是没个正形

9.
“你究竟是怎么摔的?贫道很是好奇。”
武当手靠着他的上,微微低了些头,垂着眼睑,嘴角勾着微微的笑,带着点笑意出声
华山一时晃了神,呆呆答道
“在下在金顶看风景,一不留神,便摔了下来。”
“噗…”

10.
你刚刚是笑了吧!?
啊!?

11.
华山内心无限憋屈与呼喊,虽是没有说出来,可那脸上的表情实在是让人一眼就瞧了出来
武当自是不例外
他瞧着华山这一脸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眼眸一弯,嘴角一勾,眉眼间皆是淡淡的笑意,配着白袍,一派出尘仙人模样,美得不可方物,淡淡说了句
“蠢。”

12.
华山也是顾不得他的嘲讽,愣愣的瞧着他,说道
“道长,你们武当的弟子,都这么好看吗?”

13.
好看的道长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看华山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由分说的便给了他一个爆栗
毫不手软

14.
华山心里苦华山不说

15.
“诶道长,你这救了我,我该怎么回报你啊,以身相许怎么样?”
随着武当收手站起,华山坐在地上,嬉笑着说道
武当拍拍衣袖上的灰,理了理,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你们华山早日还钱即可,贫道还有课业要做,先行一步。”
华山抿了抿嘴,不甘心的扯住他长长的袖子,露出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来
“我可是认真的,道长,给我个机会嘛。”

16.
猛的被拉住袖子,武当刹那间有些迷茫,他微微转身
瞧见华山坐在地上,一条腿曲立着,左手放在膝盖上,另一条微曲了些,手抓着他的衣袖,刚恢复气色,而武当天气比起华山又实在是温热太多,现下脸上已是红润了,带着些许不太自然的红,嘴角勾着明媚的笑,带着明显的讨好之意

起风了
吹得华山一边的发微微扬起,把华山本半遮的脸也露了出来,黑褐色的瞳中,盛满笑意与柔情
“道长。”

17.
怦,怦,怦

武当自己也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感受了,轻微的,却绝对无法忽视的感觉,沉重的,却难以捉摸
只知道这天地间
似是只剩下了那无法忽略的心跳
和那有着黑褐色眼瞳,向他伸出手,抓着他衣袖的人

风停了
他听见自己说

18.
“好啊”

— END—

———————————————————
本兔的碎碎念:
没错我又爬墙了
欠债一堆也敢爬墙,我都佩服我自己【迷之自信】
这里苍茫云海武当,有没有华山的小哥哥来找我玩啊
不过我今天卡在一山上出不来了……
问问各位知道怎么办不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