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沂

一只腐腐的好勾搭的兔子久玉,非常杂食,几乎什么都吃
中考,弧段时间

快看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试探老子的底线

亲没救了:

各位过来看一下这个快看官方出的活动。

一开始看到这个图我感觉到了窒息,这个字体和奈布角色图真的不是第五人格官方图???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大家都看看这个文案。

众所周知第五同人里杰园杰佣关系很僵,基本上撕起来就是个大的,您这文案是刻意引战来的??

杰园结婚那是杰园的事情,我们管不住;但是杰园结婚杰克又喜欢佣兵??敢情佣兵成了小三对吧???

对角色的过度ooc与诋辱无异,这一手又要黑杰克又要黑佣兵您可棒哦。

想讨杰园的欢心,又舍不得杰佣这么一个基数大的cp,两边舔屁股,不伦不类,这算什么??这就是你们的官方?八万粉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很大,请您估量一下后果。

游戏官方已经明确表明不站cp,诚然这只是同人圈里的事情,与游戏官方关系不大;但是看着这个官方风格的宣传图,我不禁开始怀疑是否游戏官方知道这件事并且背后支持。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热度,不需要这样哗众取宠的炒作,这样的后果只能是越发感觉到厌恶。

@网易第五人格 请联系快看游戏官方监督整改并再次作出官方不站cp声明。

如果这只是一个太太个人的活动,那么最多只是撕这个人;但是这个活动是快看游戏官方号举办的,身为官方号性质更加恶劣,而且有误导游戏官方之嫌,于哪方面都是说不过去的。

我词穷了,大家评论区继续,我喝口水然后喷死这个所谓官方去。









补充:
网易官方在b站声明不是官方授权了。
但是策划和宣传又不是一家,谁知道有没有私下授权?
快看活动的奖品是向游戏官方要的,这一点根本没得解释吧。游戏官方能不知道?大概事情不闹大官方根本连提都不提的。
心凉了。
游戏已经成了这么一个机制了,同人还继续这么乱搞,官方爸爸求求你能不能好好的,这样下去万一人家黑过来怼我们都没话好辩解的。

(白嬴)七夕节快乐

现代设定
白起咖啡店店长,嬴政猫咪(参考了白嬴墙公子之前给出的动物设定,虽然我写的超烂)
复健失败的一塌糊涂
ooc预警


白起有一只猫

名字是嬴政

是一只白色的波斯猫,高贵优雅而慵懒,高傲的不得了,谁跟他说话都不理,说的多了,还会扭头用背对着你

而且,还从来不让人摸!!

白起把他带到店里来的时候,他总是懒懒的坐在柜台上,优雅的身姿和柔顺美丽的毛总是能吸引来很多小姑娘,但每次有人把手伸向他的时候他就会突地走到另一边去,舔舔爪子,仰着着头,微眯着眼,高傲的看着她们

这时候白起只是温柔的笑笑,轻轻的摸两下他的头,这时他虽然会偏一偏脑袋,却不会躲开,导致那些个小姑娘们一个个羡慕嫉妒的要死

“抱歉啊,阿政他不太喜欢被陌生人碰,今天送你们一人一个小蛋糕吧。”

“哇好耶!店长你最棒了!爱你!”

沮丧的小姑娘们瞬间被白起的小蛋糕给治愈了,笑嘻嘻的互相打趣着走向了一旁的座位

嬴政打了个哈欠,趴了下去,享受着白起的服务,闭上了眼,似乎不屑于理她们,摇了摇尾巴,在白起一下一下的抚摸中,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下午的阳光已经变得有些温和,不再像中午那般烈,之前来的小姑娘也已经收拾了东西打算离开了,正在柜台前与白起道别,他抬了抬眼,金色的眸细眯着,又闭了上去,听力绝好的耳朵微微转动了下

“店长店长!这个给你!”

“嗯?这是什么?”

“这个是我们送给店长的礼物,感谢店长一直以来的照顾啦!小蛋糕超好吃。”

“还有就是,七夕节快乐!”

“是吗,那真是谢谢你们了。七夕节快乐,你们赶紧回家吧,路上小心。”

“那店长再见!”

小姑娘们招着手踏出了店,白起小心的收好了礼物,弯下了腰,下巴抵在柜台上

“阿政?”

“喵~”

“回家啦。”

白起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把他抱了起来,关了店,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今天的天气很好,不是很热,还带着风,因此下午的阳光是暖暖的,照得人直犯困

“喵~”

“没关系的哦,今天是七夕节,所以我想和阿政一起过。”

白起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后颈

“喵?”

“七夕节啊,是关于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的节日哦。”

“喵。”

家离的并不远,因此很快便走到了,到家的时候,正是晚霞最美的时候,染红半边天的云彩,如火般燃烧着,像是为牛郎织女又一年的相见而庆贺

刚进了门,嬴政便跳了下去,窜到了沙发上,蓬松的尾巴扫了扫,趴了下去,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白起收拾好东西,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脖子上挂了一个小吊坠,里面是他们之前照的合照,背面写着“嬴政”两个字,一看就是白起的手笔

“这是七夕节的礼物,阿政喜欢吗?”

嬴政坐了起来,脑袋向前伸,凑到他面前,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在他的脸上舔了两下,蹭了蹭

“喵~”

白起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嗯,阿政,七夕节快乐。”

—————————————————————
本兔的碎碎念:
感觉时间衔接有点奇怪
我写的真垃圾……【捂脸】

请求

本身能坚持用lof就是因为它对所有作品都能以一个公平的平台
这种榜单的设立很容易形成强烈的两极分化
当然一个作品能被多人喜欢是有原因的
但也有很多作品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而且更新使用的排版真的不舒服

木以千肖:

我附议!!!新版真的太难用了,而且默认最热太过分了吧?
还有那个参差不齐真的逼死强迫症好吧?


陌陌今天不在家:



lof更新以后丑的不行又浪费感情。
我手滑更新以后又找了旧版本装了回去。
麻烦改回去,不然真的要被逼走了。
拟南芥: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侠明)当方思明捡到一只小和尚

嗷嗷嗷小和尚真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大概是……养成系???
人物是楚留香的,ooc是我的

1.

今天,江南阳光正好,刚巧是适宜的好天气,而在某个不知名的草丛里,方思明遇到了一个小和尚

准确来说

是捡

那小家伙蜷缩成一小团躺在草丛里,身上还沾着昨夜落下的雨水,双手死死握着禅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唇瓣微微颤抖着

整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看着这小家伙的凄惨模样,方思明不由的愣住了神

他一时间,瞧见了一个男孩的身影,孤独的悲寂的,在黑夜里独自颤抖

无人救赎

拨开草丛的那只手,金甲在微微颤抖

2.

等方思明回过神时,他已经抱着小孩走回了客栈,进了房间

他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小家伙,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不免扶了扶额,面露纠结之色

虽说怎么看都是个麻烦,可既已捡回来了,自然也没有丢出去的道理了

更何况,若是要扔,他心里也是不忍心的,虽说他定是不会承认了

于是他揉了揉眉心,取下了指尖金甲,走到床榻边

躺在床榻上的人儿,依旧是蜷缩成了一小团,双眉微微皱着,鼻尖红红的,不时发出些轻微的声响,不过若是不走的这般近,也是难以发现的

方思明先是替小人运了运功,舒缓了下经脉,暂且治了治伤,所幸他伤并不很严重,很快便愈合了五六分,瞧着他面色逐渐缓和,才把他扶坐起来,再吩咐小二置办套素衣,替小家伙换了衣服

幸来他虽是那劳什的少阁主,照顾人的能力还是有那七八分的,没多久小孩便安然的沉沉睡去了

一副毫无心机的单纯模样

方思明看着他,叹了口气

3.

第二天,卯时,天且微凉,方思明便醒了

一来是多年习惯使然,二来是不惯于与他人同眠,虽心知是一无害小儿,睡梦中也实在难以安稳

更何况,还想起了一些不算太愉快的经历

于是他起身整弄了一番,此番过去,天依旧还是太早,小二什么多半是没起的,因此他便倒了杯凉水,坐着看起书来

书并非什么高档的武林秘籍,看的人也不如以往专心

于是看着看着,他的思绪便不由得飘远了

以至于床榻上的小人坐起了身也没发觉,直至身后传来一句软软轻轻的一声哥哥,他才猛的回过神来,转头看了过去

小人已不是初见时的虚弱模样,睡了一觉后脸色也已微微红润,虽还尚未完全恢复,但显然已经无碍了

他看向方思明,歪了歪头,眼里有些疑惑

“哥哥?”

4.

小和尚醒时是懵的

陌生的房间,床榻,被子,和那坐在一边的人,他甚至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天花板躺了一会,才捋清楚思绪

他依稀记得之前在半路上遇了些事,自己一时不慎受了些伤,本想去医馆来着的,半路上却没撑住,晕了过去,现在看来,应是被那黑袍人救了

他转过头,看向那个坐着看书的人,那人是背对在他的,只能看见黑色的长袍,虽是这般,也依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男子的身形,于是他坐了起来,张嘴喊道

“哥哥。”

那人似是愣了下,才缓缓的的转过身来,兜帽遮住了半边脸,雪般的白发垂至肩部,金瞳望向他,闪过一瞬的迷茫

这回轮到他愣住了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开始对自己的判断出现了质疑

因为这人实在太好看了,比他在寺里见过的所有女香客都好看,比他听过所有的故事而臆想出的仙女都要美上两分,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他涉世尚浅,见过女子本就少,貌美的更是没有几个,而眼前这人又是真真的好看

这便是故事中所说的世间绝色罢

他想

于是他歪头,又喊了句

“哥哥?”

5.

这话里,半分疑半分喊,但方思明似是并未听出,不过,便是他听出了,也并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句哥哥上

这还是第一回

他曾被辱骂成怪物

也曾被尊称为少主

纵观他这半生荣辱,曾有无数人的声音,无数人的掐媚奉承,这般喊他哥哥,只有这一人

不知该说他初出茅庐勇敢可敬,还是该讽他胆大包天毫无眼界

但方思明也承认,这感觉,不赖

“你倒是胆大,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便敢出声喊来,不怕我杀了你?”

于是他冷着脸,这般说道

6.

小和尚歪着头,对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笑了

“可是不是哥哥救了我吗?那哥哥定是好人了,我自然是不怕的。”

“我要是想害你呢?你不怕?”

“不怕。”

“傻。”

听完这一句,小和尚原本笑嘻嘻的小脸蛋立马就垮了,珉这嘴瞧着他,一副委屈至极难过不已的模样

“怎么哥哥你也同寺里的师兄一般说我傻……”

“呵”

方思明眯了眯眼,轻笑一声,没再说话

但小和尚硬是看出了‘谁让你傻呢’的嘲讽意味来

气得想扔禅杖但是是恩人打不得而且貌似打不过怎么办

在线等,快急死了

7.

然后最后小和尚只能气呼呼的抱着自己生气了,不过小孩子嘛,总是生气的快,消气的也快,没一会就蹦蹦跳跳的从床上跑了下来,凑到了方思明边上

“哥哥哥哥,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呢。”

“你叫什么啊?”

方思明低下头,小和尚正仰着脸看他,下巴抵在他的腿上,嘴角上翘成笑的弧线,眼睛一眨一眨的,闪着星光

“哥哥?”

他愣了愣,唇瓣抿成一条线,眼里似是闪过一丝笑意,却看不真切,不知是真是假

大抵,是真的吧

小和尚想

然后他听见头顶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

“方思明。”

他重重的点点头,下巴磕到了人的腿,也不在意,只是仰着脸,喊道

“思明哥哥!”

“嗯。”

他这么应着

8.

“你的伤怎么样?”

被他这么一闹,方思明也没了看书的心情,突地想到虽然小孩看着已无事但那伤昨日是未治好的,再者小孩身体自然也不能同他这般人比较,于是他便合了书,低着头问道

小和尚眨巴眨巴眼睛

“嗯……嗯?”

看着他这幅傻呆呆的模样便知道他根本没注意过,方思明轻皱了下眉头,未戴金甲的手一把抓住小孩的手腕,细细探寻起来,不过片刻,小人便嗷嗷的叫了起来

“疼疼疼疼…疼!!哥哥!思明哥哥!!别弄了别弄了!!”

小和尚一边叫着一边抓住他的手,没有用力,抬着头看着他,眼眶里挂着泪,脸上满是委屈

他松了手,迟疑了一下,摸了摸小孩的头,站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走了。”

小孩这倒是听话的很,三两下就摸了眼泪,只是鼻尖还红红的,跑到他身边,握着了他的手,抬着头对他笑,仿佛刚刚到喊疼都是假的一般

“哥哥哥哥,咱们去哪啊?”

方思明看着他这幅毫无防备的模样,有了片刻的愣神

扬起的脸,弯起的嘴角勾出两个酒窝,黑色的眼睛看着他,满是少年的纯真,抓着他手指的手,传来来自小孩偏高的体温

毫无防备,满心信任

真是,太令人讨厌了

“下去吃饭,然后去医馆,治伤。”

tbc.

————————————————————
本兔的碎碎念:
虽然是侠明但果然小孩子比较难凸显呢……
一两个月前的脑洞了,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写完,重新开写还是有些卡壳
于是本来想一鼓作气写完一发完的愿望落空了

“轮到我了吗?”

“是的,轮到你了”




事后(误)小剧场:
“杰克!你又给奈布那小子放水!!”
“嘿,要知道今天可是520,我怎么说也得给他个面子不是吗?”(笑)

——————————————
本兔的碎碎念:
520不干点什么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呢
赶得匆忙,画的粗糙,将就着看吧
520快乐!

看完复联三以后的一点感想

内含剧透
cp向
个人观点强烈

看完复联三以后,走出电影院整个人都是飘的,就好像人已经离开,可灵魂还在那场抗争中

(首先是基吹的单独表演时间,注:后面又重新改了一下)
我看到了一个不再背叛的Loki,可我从来没有那么迫切的希望,希望Loki不要变出那把小刀,希望Loki再一次站到对立面去
大概灭霸不会给他机会,毕竟他从来都不值得相信
这是原因
然后后面看到锤哥说,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我突然觉得,当时的Loki,大概也有这样一个心情吧,因为他终究失去了一切,唯一剩下的哥哥危在旦夕,说到底,他一直都不是什么有远大抱负的人,他有心计,有谋略,有能力,但他其实一直以来想做的,只是证明自己而已,可最后连能看他证明自己的人都没有了
所以他选择放手一搏,会失败,但是无所谓了

他用死亡,送了Thor最后一份礼物

好的基吹发挥完毕

我无法忘却,Loki简述自己时看向Thor的那一眼,以及Thor抱着他时的愤怒,无措与绝望

我无法忘却,卡魔拉对彼特说出的一定要杀了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发誓,以及彼特的崩溃

我无法忘记,班纳再度见到娜塔莎时的不知所措,尴尬以及欣喜

我无法忘却,队长与巴基相视一笑的拥抱,和巴基消失前的无措,队长的迷茫,以及那声“Steve”

我无法忘却,Wanda毁灭宝石时眼中的绝望,以及幻视最终熄灭的昏暗

我无法忘却,Groot消失之际火箭的颤抖,以及湿润的眼眶,再次体会的痛苦,那将更加撕心裂肺

我无法忘却,小虫最后一刻紧紧拥抱着Stark时的慌乱,害怕,依赖,以及他所说的“我不想死”

其实谁都不想死,我们只是都有着必死的决心而已

他们就像一个最好的时代,缺一不可

他们是我心中永恒的英雄

因此我难以忘却

因此我无法忘却

一些单独的话:
灭霸,就像是怀揣恐怖力量的天真小孩,他的心里或许有着对未来的美好设想,有一个静看日出的愿望,可他却选择了最为激进的方式,而泰坦星的覆灭加强了他内心是肯定
可他却从没在意过,那些人们是否愿意呢,谁会愿意自己的亲人朋友亦或者自己就那么死去,那所有美好的记忆都灰飞烟灭呢
我从来都相信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一个人成为坏人,那都是有一定的原因的,灭霸的确表现出了他所拥有的良知,但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坏事就是坏事,他的理由无法成为原谅他的理由
(该骂的还是得骂)

【泊秦淮】我记得

糖……糖吧
这大概听我永远记得脑海里浮现的画面
他们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当风吹过街道,初春的阳光透过黄绿相交着的叶子的缝隙,一点点洒落在青石板上

风穿过街道,穿过屋檐,绕进了人家,一下一下,低低的,那是木摇椅的响声,坐在摇椅上的人,他的头发又长长了,发丝垂到了耳边,透着些银白,他微微低了些头,嘴角浅浅的勾着笑

一片落叶随着风飘了进来,正巧落在他放在腿上的书面上,他缓缓拿起那片叶子,那是片枯黄的叶子,轻轻一折,还有轻轻的响声,那是在去年冬季尚未落下的叶子,在风雪中历过了一冬,终于在新叶初长时了却了一生宿命,安然的落了

他瞧着这片落叶,眉眼一弯,眼角的纹折在了一起,他笑着说道

“春天了啊。”

他半坐了起来,打开了膝上的书的硬皮封面,把枯黄的落叶放在里面,凝视几秒,似是愣了下,随后又笑了起来

“有些不合时宜啊。”

可他还是合上了书,再度躺了下去

和煦的阳光带着股暖意,照的人都懒洋洋的,加上春困,人都难免困乏,更不用说现在的他了

“老啦……”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半闭上了眼

在困倦与茫然的交织下,透过轻微颤抖的眼睫毛,他似乎瞧见了点点星光

熠熠生辉

那似是一双黑色的眼眸,没有银河在流淌,却闪着他人所没有的光亮,就像是夜空中的一点星光,小小的,却无比耀眼

他是认识那双眼的

他看见了蓬松的黑色发丝垂至眼睑

他看见一只手伸了过来

他看见那个人的嘴唇上下张合着

“老韩啊。”

于是他伸出手,握住了虚空

“诶。”

[多年之后 我们老了也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 生命中有你这一刻]

他的眼睑一下一下颤抖着,却终是没有彻底睁开,他怕这一切又像这春风一样,转瞬即逝

于是他握紧了那只手,唇瓣珉出了一抹笑来

那个人也笑了,眨了眨眼,眼眸里闪烁着点点星光,俯下身,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听见轻却熟悉的话语,那在他的前半生里曾出现过无数次,因而他时至今日也未曾忘却

不,不能这么说

他不仅是未曾忘却,他是深深铭记着的

“我爱你。”

于是他下意识的便答了

“嗯。”

最终一切隐入了黑暗,最终春风都已消散,最终落叶都已沉下,他松开了手,垂到了书上,他歪了头,一滴泪从眼角的皱纹里滑落,隐入了发丝

而他是笑着的

[直到音乐都 停下了]
[直到眼泪都 微笑了]
[直到我成为夜空 最亮的一颗]

[我永远记得 你说的爱我]

——————————————————
本兔的碎碎念:
这大抵就是我所憧憬的爱情的模样吧
他们真好啊……
可我写的不好……
感觉写着写着又写成妄想症了

阿西吧他也太可爱了吧
学炮仗精真的好可爱
还有说他笑起来很傻很可爱的时候的瞬间冷漠
以及扶额
和虽然不在却频频躺枪的鬼宝宝
啊今天也依旧爱他

【人杰鬼雄】糖纸与糖

什么向看标题,依旧瞎写
他们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我求你们评论了真的


一颗美味的,甜美的糖,要怎么在众多的糖里脱颖而出呢?
我想答案应该是拥有一张美丽的糖纸

如果把小鬼比做这样一颗糖
那么朱星杰就绝对是他的糖纸

他细心的指导着他,帮助着他,带领着他,引领他慢慢成为一颗完美的糖,引领他从幼稚的小孩一步步走向成熟,变成现在人们面前的real man

他是自豪的

他也是害怕的

他害怕当小鬼逐渐改变,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夺目,他会像人们手中的糖纸一样,被随手丢弃,被遗忘在风里

他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他想和他走下去

“baby如果你是五彩的糖”
“那我是你的糖纸”

很甜,也很心酸

朱星杰在写完了这一句的时候想

“哟杰哥,你写的怎么样了?”

身边咬着笔的小孩突然转过头,看向他手中的纸

“可以啊,很甜嘛。”

他一把将小鬼的脑袋推回去

“去去去,看什么看,你词写完了?”

于是小孩听话的转过头,拿起笔开了音乐,跟着音乐,一下进了状态,又变成了那个成熟的,稳重的,认真的小鬼

朱星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的小孩长大了,他很自豪
他的小孩成熟了,他很自豪
他的小孩可以独当一面了,他很自豪

他怕他的小孩不再是他的小孩了

“诶杰哥我觉得这个地方如果这么弄可能会更好,你觉得呢?”

朱星杰看着小鬼拿笔指着词谱,一本正经对他示范,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的是严肃和些许未褪的稚气,上挑的眼眶中,透着思考,认真,和专注,双眉微微皱了些,眉间可瞧见皱起的痕

依旧是他喜欢的样子

“我觉得可以,来,咱再试一遍”

他想了想,然后用笔点了点纸,这样说道

“你把这里调一下,然后再试一遍,会不会更好。”

“这样?”

“对。”

“行嘞那就这么定了!我再把整个唱一遍试试。”

小孩扬扬手中的纸,叼着笔笑着对他说道,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瞳,摸不清里面的情绪

朱星杰笑了,嘴角珉着浅浅的微笑,像晨曦的微光

至少他不用看,就懂了

后来有人问他
如果你要了那个c位,会怎么样?

他笑着,没有回答

对啊,会怎么样呢?

会有更高的票数,有更多的把握,更高的位子
说不沮丧当然是假的

但是这些

比不过那个人冲向他时的拥抱,比不过那个人认真后的笑容

比不过那声“杰哥”

比不过他满心的爱

——————————————————————
本兔的碎碎念:
第六期我简直高血糖,啊!
上回写的太费心这回实在是功力耗尽了,你们就随便吃下吧,我去恢复一下元气
嗯……说起来还是蛮心疼杰哥的,虽然多多少少有预料到
最后,我来应群主要求宣个群

欢迎加入人杰鬼雄女孩绝不认输,群聊号码:602572772

【人杰鬼雄】我在等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算糖算刀
他们是对方的,ooc说我的
第一人称,我为自设

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至少对我来说是的,遭了劫路的不说,还好巧不巧遇上了追杀的仇家,不得已只得一路躲进了山里头,跌跌撞撞的到了间破庙,也顾不得有没有人追上来,当即便喘着气坐了下来

“喂,姑娘你一个人在这干啥呢?”

我有些愕然地抬了头,朝着声源寻去,只见一少年立在我面前,一袭红衣可谓是张扬的不得了,长发扎了几个辫子,随意的绑在脑后,彰显其主人的随意性子,一柄长刀随性的放在肩上,修长的手指抓着刀柄,瞧着我的眼睛透着股戏谑,左眉上挑,嘴角勾笑,笑嘻嘻的,似是看我没反应,语气中又带了些不耐

“嘿,问你呢,你好歹答一句不是?”

“我被人追杀了,躲着呢。”

我抬眸望他,淡淡的说了句

他应是笑了一声,手腕提了提,把刀拿了下来,卡进了残败的青石砖里,刀柄上的红带子张扬的飘扬了几下

“你说外面那几个看起来就贼眉鼠眼居心不轨的家伙啊,我早干掉了。”

我惊讶的看向他,那几个虽不算是高手,但也绝非可轻易解决之辈,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狼狈。这时我才细细打量起他来,才发现他红衣上点点滴滴的黑红色血污,和长刀上流下的鲜血

他看着我,张扬的眉眼透着明显的骄傲,像他的长发一般,满是傲气

我撑了下自己,站了起来,下意识比了一下,他比我高差不多半个头,以至于我看他的时候,还得微微仰头

“你是谁?还有,谢谢。”

我冷着脸,这样问道

他似是愣了下,然后又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来

“不用谢,我只是随手罢了,我叫王琳凯,叫我小鬼也行。”

“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我左右看了下,残败的小庙,摇晃的房梁,已经看不出原本面貌的神像,总之……一言难尽,我再次看向他,眼神透着疑惑

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抿了抿嘴,从喉咙里发出笑声来

“哈哈哈是我说错了,不是这里啦,是上面那个。”

他顺势向上指去,沿着在葱茏林间隐约可见的山路,有一座高堂庙宇立在山顶林间,看起来也是年久之物,但与身边这地相比,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我就是在那里遇到杰哥的。”

他看向那座庙宇,嘴角勾起和眉间的笑意逐渐扩大,黑色的眼瞳熠熠生辉,甚至有一瞬间,让我产生了一种连星辰都在此闪烁的感觉

在他说出“杰哥”的时候

我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猛的转过头来,一副突然想到什么都模样,拔起刀别到腰间

“喂我说你想不想听个故事?我跟你说,要是你陪我上去一趟,我就把你护送到山下去,你说好不好?”

我看着他兴致勃勃的表情,猛的笑出了声,这算哪门子的自说自话啦,不过心下斟酌几下,似乎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交易呢

而且,他似乎很寂寞

“好啊。”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走走走!”

他咧开嘴,眼睛都眯了起来,抬腿便向外走,似是下意识的来抓我的手,随后愣在了半空,最后收了回去

“抱歉啊,我习惯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有些尴尬的笑了两下

“走吧。”

这间破庙虽说是残败不堪,但这山上的确是葱郁的,因而山路也是有些崎岖,不过看起来像是被走过数次的模样,倒不容易走岔

走着走着,红衣随风吹扬了几下,他望着前方,不知怎的就说了起来

“那是几年前了吧,我整日闹腾的,也不知道收敛,不知怎的就招惹了人,嗯……大约就像你这般,不过没有你这么狼狈,这山我从小玩到大,熟的不得了。”

“但我一路跑到山顶 到底也没能甩掉那帮混蛋,还是有几个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

“是杰哥解决了他们。”

“他穿着件黑衣,衬的他格外的白,拿着把长剑,几下便把那几个人解决了,我当时就想,这世间哪来这么帅又好看的人。”

他瞧着前方,眼底满是憧憬,诚挚又单纯,以至于一眼就能看破

但那又似乎不只是憧憬,似乎还惨杂着别的情感,复杂却又简单

“他收了剑,血滴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转过身看向我,抿着唇,眉眼间透着冷意,脸上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嗯……怎么说好呢,总之就是贼白贼好看,他看着我,黑色的瞳看着我,仿佛闪着星光。”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拔腿就向他走去,但还没等我走到他面前,他突地就消失了。”

“你明白我意思不,就是你啥都不知道,一下子人就没了,完全看不出来为啥的那种,能明白不?”

他转头看向我,我虽是有些迷茫,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行,我继续说了啊,我当时还愣在原地呢,就猛得被拍了下肩,我的妈呀,那把我给吓的,三魂六魄都给我吓去一半。”

“然后我一转头,他就站在我后面,嘴角勾着淡淡的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我吓傻的样子,他噗的就笑出了声,那一瞬间,他脸上的冷意全消失,就是……就是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嗯……总之我那吓没了一半的三魂六魄都给招了回来。”

“他就那么笑着,对我说。”

“那边的小鬼,你好,我叫朱星杰。”

他微微弯眉,珉嘴勾唇,眼眸间溢满了笑意,做出了另一副表情,甚至有一瞬,我竟朦胧的瞧见了另一个影子,只怕是错觉罢

“我当时直接就愣了,结结巴巴的说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想想可真是丢人。”

言罢,他还做出了一副嫌弃模样,嘟起嘴吐了口气

“然后他笑的更开心了,我就那么愣在原地,傻里傻气地也跟着笑了起来,真的,蠢得难以直视了都,总之就这样莫名其妙就聊了起来,为什么来者?嗯……我记得杰哥说……这叫……嗯对,投缘!”

“说真的,我觉得我俩那样,根本不是投缘能形容的,我们几乎什么都能聊上,你知道吧,就有一种‘我前半辈子怎么少了个你呢?’的感觉,那个什么词来着?唔……”

“相见恨晚?”

“对对对对,就是这个,行你听我继续说啊。”

“之前我不是说他很神奇的消失了嘛,然后后来……嗯…我也不太记得聊到哪了,总之我就是问了一句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记得他当时轻轻笑了一下,对我说”

“你想不想跟我学本事?”

“你要是哪天赢了我,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我看到他抿唇浅笑,浑身散发着温柔与傲气,那种感觉,与他自己的傲气是不同的,他是张扬的,肆意的,但这是一种,既不能说是内敛也不能说是外扬,你可以又可以明确的感觉到的,它和浅浅的温柔和独有的自信混杂在一起,就那样展现在你面前

那一刻,我明明确确的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甚至有一刹那,我看见了另一个人的面容,不清晰,又的确有那样一个轮廓在,或许只差一点,我就能实实在在的看到那个人。

“他一定很重要。”

我猛的出了声,他这才回了神,转过头看向我,浅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又转了回去,指着前面说

“到了。”

这不算是多华丽的庙宇,但也并不简陋,想来从前也是香火不断之地,因而现在仍透着大气,他站在那里,凝视着那座庙宇,他的眼神,仿佛穿过了高墙红瓦,到了不可测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许是那次相遇,那回记忆,那片星空

那个人

他把手放到刀柄上,紧紧握住,手指微微颤抖

“我曾经问过杰哥一个问题,我问他,他喜不喜欢我。”

“他给了我一样的回答,”

“所以我在这里等着,”

“等我的那个答案。”

他低下头,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叫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最后他抬起头,咧开嘴,转过身

“走吧,我送你下山。”

“好。”

下山的路似乎好走很多,他虽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他杰哥的好,可很快,就到了山脚,他把我送到一家客栈前,笑着对我挥了挥手,转身便要走

我喊住了他

“喂,你真的要一直等下去吗?”

“那当然。”

“你知道……”

“嗯,我知道。”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浪迹天涯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将我忘了

我知道他或许已经……不在了

可我不后悔

他没有再说话,可他的笑容,他的傲气,他的背影,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他不曾后悔

而自始至终,他不曾问过我的名字

“我在等一个人”
“他欠我两个答案”
“所以我在这里等着他”
“等他告诉我答案”
    我等不到了

————————END————————
本兔的碎碎念:
我总算突破自己的字数限制了
将近三千字,可喜可贺啊
话说为什么……看我文的小可爱……都不喜欢评论呢???